外游探索威士忌吧 众裏寻「她」

外游探索威士忌吧 众裏寻「她」 The Mash Tun Tokyo店主铃木先生是威士忌活字典,他经常来香港,那天也问起我香港的时局,而且表示担忧。(作者提供)外游探索威士忌吧 众裏寻「她」

每到异地,总爱逛一逛当地的酒吧,尤其是威士忌酒吧,算是另一种模式的文化交流;不少酒友都爱跟我一样,不过对于初学者,可以提供少许贴士。

相比身边不少酒友,我过往去过外地的酒吧不太多,大概十来廿间吧,近两三年外游总忍不住要逛逛,甚至朝圣;早前快闪东京几天,也到了两间威士忌小店蹓跶。如果在香港,初学者去威士忌酒吧,通常会找资深酒友当「嚮导」,入到酒吧就不会不知所措,但如果一个人去外地酒吧,面对琳瑯满目的酒柜,恐怕不知如何入手。若到新加坡与台湾的酒吧都好一点,语言沟通上大抵没有问题,尤其台湾的酒保多数比较健谈,但在日本的话,酒保未必懂英文,也未必有酒单,就算有,亦可能全是日文,若因而却步,那便容易错过寻宝的机会。

初学者想体会外国威士忌酒吧风情,如果事先没做功课,那Google地图也算是好帮手,「探索」附近的酒吧,看看营业时间等基本资料(当然日本的小酒吧无端端关门不营业是常有的事,我也遇过几次),Google裏的评论未必可尽信,但也可知悉店主懂不懂英语,或是有没有英语酒单等情报;要留意的是,日本的小酒吧不少在横街窄巷,有时用Google导航明明已抵达目的地,却不一定找得到,那可能因为该酒吧是楼上舖,或者门口很隐蔽,甚或没有招牌等等,所以必须仔细观察;当找到隐世小店时,也是另一种趣味。

酒保选酒有惊喜

寻幽探秘之后,打开酒吧的大门,通常就是几百支威士忌正在等着你,以我这次去位于东京目黑的The Mash Tun Tokyo酒吧为例,店裏的酒柜与吧枱都满是威士忌,我问过老闆铃木先生,他说有超过700款威士忌,而且种类很多,无论日本的、苏格兰的、OB(Official Bottle)或是IB(独立装瓶厂),应有尽有。相对算是老手如我,也觉眼花撩乱,若是初学者,也不必过于恐慌,虽然都是没有Menu,但如果有自己喜欢的品牌就说品牌,酒保自然手到拿来;如果记不得品牌,说喜欢的口味如泥煤、雪莉桶、波本桶,或是果甜、花香、烟熏等等,然后让酒保选酒也是可以的。再退一步,连口味也说不上的话,那幺相信心情相信感觉也有机会选到对的酒,譬如向酒保表示想来点激烈的,他便可能给你Laphroaig或Ardbeg;如果想要清新的,他或会为你送上一杯白州;想要甜蜜轻鬆,Glenmorangie或Dalwhinnie都属上佳之选。

较便宜价格尝天价日威

选酒是一个很好玩的过程,尤其当你在几百支威士忌裏众裏寻「她」,酒保就像为你牵引红线,这次造访The Mash Tun Tokyo,我便给了铃木先生一道考题——稍老年份的Port Cask Finish(在砵酒桶陈年);铃木不愧是日本着名的威士忌达人,他想了一想,在吧枱上百支威士忌裏找了一支1976年的BenRiach出来(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特技)。这支酒也没有让我失望,2016年入桶,陈酿39年的老酒,朱古力、乾果的香气四溢,正是我笑说不捨得洗杯系列,入口醇滑及丰厚,是很不错的选择;half shot(到酒吧,若可以的话我总建议点half shot,因为可以品尝多些不同款式)也只是3000日圆(约218港元),性价比很高。

事实上,在日本的威士忌酒吧经常找到一些老威士忌,不一定是年份很老,也可能是很老的旧牌酒,另外亦可以用相对便宜的价格品尝现已变成天价的日威,例如高年份的响、山崎与白州,甚至梦幻逸品轻井泽与秩父的啤牌系列等;我这一次没找这类日威,倒是上次到四国高松的Bar Shamrock,喝过Suntory的高级调和式威士忌凤雅,以1984年山崎雪莉桶为主要原酒,深深的琥珀色已让人垂涎欲滴,柑橘、乾果、黑朱古力,还有一点柿的味道,口感丰富,又是另一支不捨得洗杯系列。凤雅不易找,到乐天网购连税要30万日圆一支,港币大约两万多,但在酒吧花数千日圆便有机会尝到。

选酒的过程还可以听故事,譬如我看到一支名为「荒川」的威士忌,较为冷门,于是问一问铃木先生这款日威有什幺特别,据他所说,原来荒川是新兴日本威士忌酒厂厚岸的作品,有趣之处是虽然在日本完成蒸馏等工序,但之后却运到苏格兰陈年,而陈酿的酒桶是过往装过苏格兰威士忌的,陈酿了7年才入樽发售,但这到底算不算日威,铃木先生也答不上。要铃木先生答不上的威士忌问题可不多,毕竟他从事威士忌行业已30多年,到2004年开The Mash Tun Tokyo,酒吧已不止一次获得Great Whisky Bar of the World殊荣,实在值得一游;如果没时间到目黑走一转,他也不时会来香港参加酒展,或能碰上。

酒吧fb相片当Menu

正如前文所说,日本的小酒吧不是所有店主或酒保都像铃木般懂英语,我这次到访新宿的Bar Keith便是一例,如果连上述招数也用不上(我用了第一招,说品牌,这次我选的是Bowmore,酒保便拿出十几支不同年份的Bowmore OB或IB给我选择),唯有用「绝招」——上酒吧的fb,找「相片」一栏当Menu,虽然这不及酒保亲自介绍那样有趣,但沟通不到也唯有出此下策。我那天上Bar Keith的fb,才发现原来这小店很有心思,每天都推出一款以威士忌为基酒的特色鸡尾酒,我当然也有趁热闹,点了一杯名为Shamrock(对,又是Shamrock)的「是日特饮」。另外,认一些日文字也是好的,而且片假名大抵是英语译音,拼一拼语音,便有机会知道菜单上的小食「チーズ」原来就是芝士了。

当然,我还是喜欢可以跟店主或酒保轻鬆聊天的酒吧,始终这也是有趣的一环,尤其香港威士忌吧的酒保大多较为含蓄,除非已很熟络,否则未必会主动聊天,这方面台湾酒保似乎热情得多,我造访着名的后院酒吧时,几个酒保很有默契地轮流跟你聊一下,态度亲切,却又不会觉得烦扰,服务可谓达到专业级数。

■关键词Bar与Pub

Bar与Pub都解作酒吧,Pub是Public House的简写,源于英国,最初是公共空间的意思,人们爱在这裏食饭饮酒聊天玩乐,后来演变成酒吧的称呼;Bar多数说是美式叫法,但也不尽然,有种说法是Pub会提供食物,而Bar则主要提供酒精。当然,到了现在,实际上两者都没太大分别,只是威士忌酒吧,大多叫Bar而很少叫Pub。

■Profile

胡苏

开威士忌酒吧,到现在浅谈威士忌的皮毛,目的,只为交流。

文:胡苏编辑:梁小玲

电邮:lifestyl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日本、台湾、新加坡酒吧推介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