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武双全大妗姐(完结篇)‧送嫁娘须三头六臂‧引导新人走入传统

文武双全大妗姐(完结篇)‧送嫁娘须三头六臂‧引导新人走入传统在槟岛及北马一带,“大妗姐”通常称为“送嫁娘”。送嫁娘大多具有戏剧化的个性特色,热情爽朗,能言善道。而明明安娣的开朗健谈,说起话来神采飞扬和铿锵有力,显然天生就要吃这一行饭的。一句“送嫁娘最重要的是懂得搞气氛”,让明明的活力,就和她的个性一样鲜明。面对送嫁娘必须破旧立新,她说“时代不同了,现代人要求愈来愈高,要说尽好话,说愈多愈好呢!”虽然今日不同往日,她可是轻鬆自在。因为替人作嫁,就好像让她去交友玩乐,她简直是乐不思蜀,孩子要她金盆洗手,她还say no!送嫁娘是华人嫁娶最常看到的角色,她们就是负责整个结婚的礼仪,一路上必须一直讲好话。想做一个“到位”的送嫁娘,一点也不简单,不但必须能言善道,好话连篇,还得见风使舵,处处生春,而且粗细活都能干,风言冷语均得往肚里吞。显然,送嫁娘在人们的心目中已有一个既定印象,没有三头六臂是不行的。但是,经明明安娣一说,这才知道旧时的送嫁娘可不必有三头六臂,只要根据传统引导新人遵照办理就可以了;只是随着时代不同,要求愈来愈高,才演变至今天的情况。自信与活力掩盖岁月痕迹六十余岁的明明安娣,一点都看不出她年过半百,她的自信和活力已经掩盖了岁月的痕迹,因为她有一个开朗的心境,还有一个天天说好话的工作,把快乐带给大家,也感染了自己。明明安娣细述自己的故事时表示,她之所以会成为送嫁娘,就要从她开理髮院时说起。家居槟城浮罗山背的明明,年轻时为了兴趣,就去学作美容理髮,习得一门手艺之后,留在家乡工作。直到嫁作人妇,她才在镇里开了间理髮院。“以前的理髮院还替人美容,又帮人家裁剪礼服,当时的礼服也只有新娘服,没有那幺多选择,不像现在比较多样化。”理髮院展开婚嫁服务旧时的新娘出阁,都会找理髮院理髮,作造型,裁剪礼服。为了精益求精,明明还特地到怡保拜师学艺,学习缝纫技术。渐渐地,明明的嫁娶一站式服务就在理髮院里展开。但是承接了新娘造型的工作,还缺一个送嫁娘,明明找来了姨婆合作,两人双剑合璧,搭档之后,明明安娣在姨婆的身上学到了很多嫁娶的传统规矩,合作久了,自然就懂得愈多。“有时帮新娘化完粧后,我就留下来凑热闹,纯粹好玩。”看姨婆口中念念有词,她耳濡目染,很快就融会贯通了。真正促成她做送嫁娘的机缘,则是在她退休之后,经营理髮院二十余年后,她把店关了,接着便随丈夫搬到市区来住。送嫁娘供不应求‧明明安娣顶替退休之后,闲暇的日子多了,喜欢结交朋友的明明常常到处找朋友聊天,到好朋友的礼服店去玩。80年代时期,朋友的礼服店愈做愈大,生意一多,送嫁娘就供不应求。朋友看到眼前的明明,不就是现成的送嫁娘吗,于是就叫她顶替。“叫我做美容还可以,叫我做送嫁娘,我不太敢答应。”最后经朋友不断鼓励,不断怂恿连哄带骗,最后她也胆粗粗地上场了。“一次,两次,三次之后,好友开始要我一个月做一次。”再加上每次送嫁后得到赞美,兴趣慢慢就油然而生,接着一不做,二不休,想不到还做出了口碑。“不久,另外一家礼服店找上我,虽然我要求的价格比别人多一半,但对方也聘请我。”再加上只有週六週日才工作,她自然御风而上。急才记性嘹亮声‧客家精句领风骚送嫁娘除了要有急才,记性要好,还要声音够响亮,“如果音调太低,自己讲自己的,人家听了可不高兴呢。”明明说,你不会讲话,就没有人喜欢,只要净说好话就对了。但是有了这些还不足够,明明还练就了一身通晓多种方言的本领,原籍是客家人的她更有很大的优势。“客家人要用客家话,而槟城也很少有客家人的送嫁娘。”当然,她身为客家人,要她说客家精句,一点都没问题。除了要有出色的沟通技巧,更要懂得察颜观色,具亲和言善的感觉及能处理问题,这可是一门专业。明明这样形容,“送嫁娘就好像一个导演,要控制整个场面,随时处理突发状况。”形容得真是贴切,二十余年的送嫁娘之路俨然修得正果。唱歌跳舞成指定动作说到古今送嫁娘的差别,明明有感而发,“以前不用讲那幺多话,只要引导新人进行仪式,很简单;现在不但要说尽好话,到北海做送嫁娘,还要懂得唱歌,有时还要跳舞!”她说,以前原本只是上台自我介绍,接着就被起哄唱歌,现在已变成当地的一种指定动作了。送嫁娘需要多才多艺,更需要胆量。而这个胆量就在她年轻时训练得来,做学生时经常上台讲话、唱歌,她说,我现在已经很习惯了。要唱歌,跳舞当然没问题,因为她深深知道,送嫁娘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搞气氛。交友玩乐当成消遣对明明安娣来说,替人作嫁就好像出去交友玩乐,是一种消遣,不是一份工作。做了二十余年了,孩子们常常要她“金盆洗手”,她可捨不得。“这幺开心的事,现在我能做,我还是会继续做。”要一路上说好话,对很多人来说是件苦差事,但对她却已习以为常,她随口都可以说出一些精句,显然日久有功。这些精句就是靠平日的累积,闲时找资料,看报纸,看书,甚至是看台语连续剧,演员的优美对白,都是现成的佳句,一有发现,她就会马上记下来。说到精句,明明喜不自胜,一下念了不少,“白头偕老,百年好合......,新娘出嫁的前一晚拜天公,我还可以讲足24句呢。”明明还不吝赐教,只要有人来请教,她都义不容辞,徒弟已有五六个。“我们年纪大了,钱也赚不完,有什幺就教。”/副刊‧报导:许柳青‧2008.10.22


相关推荐